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好奇猫新闻网 > 历史文化 > > 正文

汉唐时期滨海地域的社会与文化

2020年02月14日 14:54 来源:未知 手机版

阿尔山机票,圣少女玩具,汽车之家报价2016新款

摘要:汉唐时期朐山—郁洲滨海地域围绕东海庙、谢禄庙(石鹿山神庙)、海龙王庙等庙宇而展开的社会文化史,主要表现为地域社会内部在分化、对立与冲突中逐步统一,同时向外部不断扩展、进入王朝国家主导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文化系统以及更具开放性的“文化人群”中的历史过程。生计方式、交流与贸易、王朝国家的政治控制、神明信仰与奉祀乃是影响与制约滨海地域社会建构与文化形态的四个核心要素。以东海庙、谢禄庙—石鹿山神庙以及海龙王庙为中心形成的不同形式的社会关系网络,在本质上是“文化的社会关系网络”。滨海地域的社会,是海陆人群共同营构的社会;滨海地域的文化,乃是海陆因素兼具的文化。

关键词:滨海地域 神庙 地域社会 文化人群 汉唐时期

作者简介:鲁西奇,武汉大学历史学院教授。

 

《汉书·地理志》述齐地之史事风俗,谓:“(齐)太公以齐地负海舃卤,少五谷而人口寡,乃劝以女工之业,通鱼盐之利,而人物辐凑。”又述吴地山川湖泽之利,谓“吴东有海盐章山之铜,三江五湖之利”,“会稽海外有东鳀人,分为二十余国,以岁时来献见云。”至于粤(越)地,则“处近海,多犀、象、毒冒、珠玑、银、铜、果、布之湊,中国往商贾者多取富焉”,而合浦徐闻以南海中之“大州”,“东西南北方千里,武帝元封元年略以为儋耳、珠厓郡。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种禾稻纻麻,女子桑蚕织绩……自初为郡县,吏卒中国人多侵陵之,故率数岁壹反。元帝时,遂罢弃之。” 根据此类记载,结合相关史事及考古发现,吾人对于中国古代早期滨海地域之经济形态、开发进程及王朝国家海疆控制体系之建立,或可大略知之。

1933年,陈寅恪发表《天师道与滨海地域之关系》一文,率先提出“滨海地域”之概念,揭示滨海地域在汉末至北魏之世政治变局与文化演进中的意义,以为此300余年间,“凡天师道与政治社会有关者,如汉末黄巾米贼之起原,西晋赵王伦之废立,东晋孙恩之作乱,北魏太武之崇道,刘宋二凶之弒逆,以及东西晋、南北朝人士所以奉道之故等”,皆可“用滨海地域一贯之观念”解释之;而“海滨为不同文化接触最先之地”,故天师道“信仰之流传多起于滨海地域”,或当缘于滨海地域之易于接受“外来之影响”。陈先生之着眼点,乃在朝廷政治和上层文化,故对源起于滨海地域之天师道及其所凝聚之政治集团对于汉晋政治之影响讨论甚悉,而于滨海地域如何、何以形成其文化,亦即天师道之地域社会根源,则仅略予提示,未加详释。

《史记·秦始皇本纪》记始皇三十五年(前212),“立石东海上朐界中,以为秦东门。”《水经注·淮水》谓淮水下游分支游水,“历朐县,与沐合。又迳朐山西,山侧有朐县故城。秦始皇三十五年,于朐县立石海上,以为秦之东门。崔琰《述初赋》曰‘倚高舻以周眄兮,观秦门之将将’者也。东北海中有大洲,谓之郁洲。《山海经》所谓‘郁山在海中’者也。言是山自苍梧徙此,云山上犹有南方草木。今[青](郁)州治。故崔季珪之叙《述初赋》,言:‘郁州者,故苍梧之山也,心悦而怪之,闻其上有仙士石室也,乃往观焉。’”则知秦汉时朐县—郁洲地域在王朝政治文化空间格局中居于重要地位,在文化上亦有其独特之处。汉末崔琰《述初赋》述其由北海高密泛海而南,经琅邪(玡)州山(今山东胶南南境之大珠山),“登州山以望沧海”,复“朝发兮楼台,回盻兮句榆;顿食兮岛山,暮宿兮郁州”。楼台,当即著名的琅邪台;句榆,即大珠山东南的句游岛;岛山,当即后世之斋堂岛。据此,汉时东海郡朐县郁州(洲)与琅邪(玡)郡之琅邪台、州山(大珠山)间海路交通甚为便捷,具备形成滨海地域社会网络的基础。因此,以朐县(朐山)—郁洲为中心,考察其地域社会形成与变动的过程,分析其文化特质与根源,或是认识中国古代早期滨海地域之社会与文化的重要途径。

本站所有文章均来自搜索引擎和其他站点公开内容,如有侵权或表述不当,请联系并标明身份和情况后立即删除。
本文地址:

本文标签:东海 滨海 地域 南阳 一人

下一篇:写作文再也不怕词穷了,成语分类汇总

上一篇:“建安七子”中有5人竟亡于一场瘟疫!平均6.1年就爆发1次,中国古代怎么“战疫”?

热门排行

热门标签

  • [:标签]